大河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大河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RSS

当前位置: > 大河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 伤感大河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 胭脂井

胭脂井

来源:爱情大河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作者:网络 时间:2018-10-30 14:38 点击:

  明朝万历年间的南京,街上贩夫走卒往来如云,骚人墨客结伴穿行,到处呈现一片繁荣景象!
  
  这天,一个背着画娄的书生被他的书童领着,来到了南京城里著名的风月楼——凤鸣阁。
  
  凤鸣阁,乃一座古朴典雅的三层木质雕花小楼。它座落在南京最热闹的北府大街。长年车水马龙环绕它的四周。凤鸣阁里的姑娘更是个个花枝招展,肤白水嫩,引得南京附近的达官显贵和商贾巨富来此络绎不绝!


  
  被书童揪住不放的书生正怯生生地在凤鸣阁楼下徘徊。楼上一个四十上下风韵犹存的少妇突然娇笑出声:哟!这下面来的是哪家公子?来了凤鸣阁,竟然不敢进去!
  
  楼下的书童抢先开口:“我家沈公子听闻凤鸣阁的董小姐才色双绝,想过来一睹她芳容!”
  
  楼上妇人听罢,捧腹大笑!哈哈哈!苏小婉姑娘乃南京有名的花魁,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见的。她平时只卖艺不卖身,陪客人吟诗作画一柱香就百两白银,你家公子可出得起?
  
  不等妇人说完,书童就扯着嗓子喊道:“我家公子乃忱万……!”话到嘴边,却被一只白皙的大手捂住了!
  
  只见刚才还沉默的书生一边用手捂住书童的嘴,一边接口道:小生忱笑生,只想和董姑娘比拚下文彩,別无他意!至于筹劳,小生将分文不少!
  
  一番磨叽,三人一同上了凤鸣阁三楼。
  
  三楼一米半宽的走道两旁,分布着几十间精致的闺房。不时有人女人的芬芳从房间溢出房外。老鸨把两人领到了一间別致僻静的房子后扣响了房门!
  
  “是李妈妈吗?我家小姐正在题诗作画,没空待客,请客人回吧!”
  
  房里传来清脆动听的女孩声音!
  
  “哎!哟哟!我家小婉姑娘何时这么傲慢待客了!莺莺你这丫头,快去跟你小姐说,有一位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忱公子慕名来找她”妇人在门外忙不迭的说道。
  
  半晌过后,从房里走出一位身穿红裙模样俊俏的小姑娘。“李妈妈!沈公子!我家小姐有请。”名叫莺莺的丫头一边说话,一边把三人引进房。
  
  众人穿过珠帘,一进房中就被眼前一幕惊呆。五彩屏风掩房角,玲珑珠玉案头摆,各色红木家具点缀四周。墙上更悬挂着的十几幅名家字画。仔细看,颜真卿的多宝塔贴和吴道子的《观音送子图》也并列其中。房里一角,一个云裳素裹,身姿曼妙冰肌玉骨的美貌女子俯身在一张八方桌前沉思!她身旁桌子上,放着一幅刚画好的山水画《春江花月夜》。
  
  女子见有人进房,忙站起行礼!
  
  众人在房中一阵寒喧过后,李妈妈揪准机会向书童和莺莺使了个眼色,三人悄悄退出了房间。
  
  此刻房间只剩沈笑生和董小婉二人。二人也没有了先前的拘束。沈靠近董小婉欠身拜道:“久闻小婉姑娘大名,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虛传!姑娘不但生得国色天香,文采造诣上也巾帼不让须眉啊!”说完,还拿起八方桌上那幅《春江花月夜图》细细鉴赏。。董小宛泯嘴浅笑回应:沈公子繆赞了!小琬才疏学浅,难登大雅之堂!哪及你们这些文人举子!
  
  沈笑生一边不住点头,一边夸奖道:“此幅《春江花月夜图》,运笔层次清淅,手法宛转多变,描物生动形象寓言深远!画中所附诗的后一两句,‘明月无色亦无痕,何来春风唤我心’,更是将作者内心刻画的淋漓透彻!小宛姑娘真乃当今才女也!”
  
  董小宛此刻满脸羞红,但仍谦虚回道:多谢忱公子高赞!来者是客,也请沈公子不要光顾着看字画,先坐下饮茶,让小女子为你弹唱一曲:《雨霖铃》解乏!”话落,只见董小宛双手环抱琵琶,轻声吟唱开来!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竞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蔼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今霄节。此去经年,应该是良辰美景虚。杨柳岸,晓风残月。纵有千种风情,更于何人说”
  
  一曲委婉动听的《雨霖铃》让沈笑生陶醉其中。当他舒醒过来,发现董小宛眼角挂着泪珠,曲已毕。
  
  在旁的沈笑生见佳人落泪,忙缓缓将其拥入怀里!并开口安慰:小宛姑娘名动京城,仰慕你的人趋之若鹜,为何还如此伤感呢?
  
  “公子有所不知!贱妾本出生官宦世家。奈何命运弄人,在我十二岁那年。家父遭人陷害,被朝廷处斩抄家。我也在那年被充为官奴卖入了青楼!虽然追求我的王孙公子很多,但全是贪图我的美色,真心待我者难寻!”董小宛边拭泪边回应。
  
  忱笑生听完倏地站起开口:我沈笑生虽无大才大德,但真心仰慕小宛姑娘才貌,让我照顾你一生吧!
  
  “真的吗?忱公子!你可不要骗我!”董小宛破涕为笑地问道。
  
  忱笑生没说话,而是温柔的将董小宛再次紧紧拥入了怀中!两人都没有言语,都含情脉脉的望着彼此!此时李妈妈还站在屋外,正贼眉鼠眼地偷听着屋内的情况。待看到董小宛房间的蜡烛熄灭后,才一脸坏笑的离开!
  
  这一夜,董小宛的房间不时传出令人迷醉硝魂的呻吟声。
  
  良霄苦短,忱笑生酣战云雨一夜,醒来已是第二中午。他轻吻了一下怀里娇羞熟睡的董小宛后,慢步出了房间。刚出房间,就发现李妈和书童早守候在了门外!两人见沈笑生出来,忙齐声问候道:公子昨夜可好!
  
  “托李妈妈和小宛姑娘精心照顾,一切安好!”沈笑生略显腼腆的回答!
  
  只见李妈妈笑眯眯地上前拉住沈笑生,慎怪道:“忱公子,我家小宛姑娘可是个雏儿,今天她跟了你!公子可有表示?”
  
  忱笑生哈哈一笑!他明白李妈妈所言,忙从口袋里摸出一大叠银票递给李妈妈!李妈妈笑的嘴也合不拢,一个劲的恭维道:让忱公子见外了!这也太多了吧!
  
  忱笑生一本正经道:小宛姑娘在凤鸣阁还多亏李妈妈照顾了!我给你的是五万两银票,你帮小宛先租座好的大宅子,让她以后不要再接客了!剩下的钱全归李妈了!这件事办好了!以后少不了李妈的好处!
  
  李妈妈看着白花花地银票,只知道一个劲的点头!
  
  第二天,沈笑生与董小宛一起住进了一座宽敞的大宅子。据传这是前元王朝一个将军的府邸,只应元朝败亡被大明皇家收归国有了!宅子几经转手,现在被大明一个户部尚书拿来出售。
  
  只见两头石狮威武屹立在宅子大门两旁,古铜色的大门被溜金的大锁紧锁!沿着汉白玉铺的道路向里面走去,到处亭台楼阁耸立,金碧辉煌。大宅子后花园里的一口古井吸引了忱董两人的注意。巧夺天工般的石雕护栏包围着一洼清彻的井水。向里张望,俨然另一个你在井中与你对视。
  
  沈笑生与董小宛住进将军府之后,每日恩爱非常。今日两人刚刚携手一起去南京城著名的夫子庙烧香祈福。后天两人可能就在南京的玄武湖上碧波荡漾。花前月下,两人时常在将军府的古井边吟诗作对、抚琴高歌!一晃半年过去,沈笑生身上盘缠己所剩无几,书童也在一旁催他回家准备科考!沈笑生无奈,只好在一日收拾停当后,向董小宛坦白了自己的处境。
  
  董小宛听完,默默地从床底的木箱中取出了几百两文银递给忱笑生!并情深意切的说道:“我生是公子的人,死是公子的鬼!只希望你高中之后,莫忘了小宛!”此时,忱笑生眼角湿润,感动的一踏糊涂!
  
  “公子走之前,可否留下将身上贴心之物留下,以解我相思之苦!”忱笑生听完,二话不说,咬牙把自己一截小姆指剁下留给了董小宛,然后凄凉的离去!
  
  花开花落,三年的时光悄然而过。
  
  一日,一个蓬头垢面,衣衫破烂的乞丐径直向凤鸣阁董小宛的闺房走去。他还未上二楼,就被一群人拦在楼梯口,为首的正是李妈妈。只见她扯着嗓子吼道:哪来的叫花子!凤鸣阁是你这种人能进的吗?还不快滚蛋!
  
  沈笑生在旁冷笑道:李妈妈,好大的口气!真不认识我了吗?李妈妈凑近一瞧:哎呀!我的妈!当年的忱公子怎么变成这副鬼样!
  
  “我沈笑生来此不为别的,只为再看一眼小宛姑娘!”忱笑生随口说道!
  
  楼下的喧闹早就惊动了三楼的董小宛。问清原因,董小宛叫丫鬟把忱笑生叫进了房间!
  
  此时见面的两人犹如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两人四目相对许久无语!终于董小宛出声打破了寂静:忱笑生,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来找我作甚!难不成让我再救济你一回!
  
  沈笑生怒极反笑:哈!哈!哈!哈!哈!哈!…我来不为别的!只为取回自己的东西!我不会让这个肮脏的地方坫污了它!
  
  董一听,才知道原来忱笑生痴心不改,想寻回那截断指,遂指使丫鬟把一口大木箱拿来在忱笑生的面前打开!
  
  忱笑生望着木箱里东西,不觉愣在当场!原来他发现董小宛用这个手段不知道骗了多少人!因为木箱里面光牙齿就一堆!更有许多束枯黄的头发,腐乱成骨的脚趾手指密密麻麻!
  
  见忱笑生发愣,董小宛极不耐烦的吼道:这木箱里有你们男人的头发,牙齿,手指头,脚指头,你看哪样是你的,拿了敢快滚!
  
  两行热浪从沈笑生脸上流下,他头也不回的大踏步离开了凤鸣阁!他身后传来一群人谩骂奚落的声音。
  
  第二天天刚亮,嘈杂的声音把整个凤鸣阁淹没。一百辆披红挂彩的马车停满了凤鸣阁门前的大道。马车上堆满了金珠宝玉、绫罗绸缎和胭脂水粉。一个头戴紫金探花帽,身披大红袍,腰跨高头大马的年轻人正对着凤鸣阁高喊:董小宛,你给我出来!我有话对你讲!我沈笑生虽不才,但如今也高中今科三甲,探花郎是也!我虽在你这落魄的身无分文,但你岂知,我乃大明首富沈万三之谪长孙,富可敌国!难道我就配不上你这青楼女子?我沈笑生对你重情重义,你却对我薄情寡义!昨日一试,让我终于知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句话的真义!哈!哈!哈!……忱笑生说完,畅快的一阵大笑!
  
  凤鸣阁被外面的人一番折腾,里面还是哑雀无声!
  
  了解真相的李妈妈和董小宛两人在房中羞得不敢抬头向外望,只不住的哀声叹气!
  
  忱笑生见凤鸣阁无人出来,只好命人把全部的绫罗绸缎和金珠宝玉在凤鸣阁门前点火焚烧,引得全南京的百姓齐聚看热闹!他知道董最喜欢苏州的胭脂水粉,他就特意去买完了苏州市场里最好的这些,装了十几车拉来凤鸣阁。耐何命运弄人,今日他只能把剩下的十几车苏州上好胭脂水粉统统倒入将军府的那口古井中,甘甜清彻的井水刹那被染成暗红。用手沾一点井水点在额头,鲜红欲滴的颜色跃然脸上!熊熊的大火在凤鸣阁门前燃烧了三天三夜,忱笑生也在凤鸣阁驻足了三天三夜!三日后,大火熄灭,忱笑生回头望了眼那个方向,策马扬鞭而去。忱离去的这天晚上,董小宛羞愧地在将军府投井自尽!
  
  原来沈笑生离开凤鸣阁的第二年,就高中了探花!他本想风风光光地迎娶董小宛!只因书童的一句话提醒了他,让他上演了试探董小宛的那一幕!
  
  岁月在无尽的流逝,将军府那口古的水却依然那么艳丽鲜红。据闻,在明国时期,还有穷人家嫁女把这口井的水当胭脂水粉用!久而久之,胭脂井之名不胫而走!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